当心你身边的"沟通崇拜者",他们有毒...

作者:新乡人才网 310次2017-07-13 09:40更新

沟通、沟通方式、沟通技巧很重要,但它们永远不会比思考、行动、真诚、真相更重要。沟通本身不创造价值,我们要做的只是使沟通成本最低。


过去我们太不重视、太不善于沟通,以至于我们现在过分地重视沟通,还诞生了“沟通崇拜者”。于是他们和我们都遇到了大麻烦。


▶ Ⅰ型沟通崇拜者


有一种沟通崇拜者觉得什么事都应该,且可以靠沟通解决,所有问题的核心都是沟通障碍,沟通之外的工作都是低级别的、可以自然解决的事务。我们称此类人为Ⅰ型沟通崇拜者。


他们觉得销售就是沟通,营销就是沟通,管理就是沟通……甚至设计就是沟通。沟通是最重要的职能和技能,总裁、总统就是一个负责沟通的“hub”。


遇到什么难题的话,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开会,并非为了通过开会找到解决办法,而是他们认为,开会本身就是解决过程的核心部分。所有功劳尽归沟通,尽归“hub”。


他们很少提前安排、设定什么,所有事都像临时凑齐的;他们很少定规则、维护规则,直到感觉事情到了危险的地步。事实上,他们没有能力前瞻。所以事后沟通总多于事前沟通;事情合理与否取决于事后能否解释得合理。


他们钻研各种沟通技巧,并将之上升到人的使命的高度。他们视沟通为生命。他们强调“在一起”,忍受不了孤独。他们当然喜爱主动发起沟通,全面、深入的沟通。他们因此模糊了工作内-外的界限、人与人的界限。


Ⅰ型沟通崇拜者极为看重人与人之间的联结,世界在他们眼中是一张由人构成的网,或是球体。他们想做网络的中心、球体的球心。只有中心存在自由独立的灵魂,他们否认其他地方有自由独立的灵魂存在的必要。鼓励一起思考而非独立思考,鼓励共情而非解决问题根源。


他们要求和谐与统一,相信与奉献。独特性就算不是被贬斥的,也是不受他们欢迎的。他们希望每个人都和他们几乎一样(在能力上至少小一号),不懈地复制自己,这样就可以在同一个频率上不费吹灰之力地沟通了。保留意见、少数派被认为是沟通失败的结果,他们其实不在乎你原来是怎么想的,因为“殊途同归”。


Ⅰ型沟通崇拜者的隐疾和祸害


Ⅰ型沟通崇拜者大约正确地看到了人与人之间存在认知差异,因而需要沟通,但他们把这一问题的重要性置于夸张的高度,并且认为沟通就可以抹平认知差异,并解决一切。不现实、不行动是他们的祸害,还不止于此,慢慢他们会从“传道者”“心理医生”发展为“邪教教主”。


1. 否定人的差异


人与人之间的认知差异确实会产生令人遗憾的误判,但两人对同一件事的不同决定并非都是认知差异产生的。简单举例:面前有一盘包子和一本书,富人拿起了书,乞丐拿起了包子,他们的认知是否有差异不重要,很显然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是当前两人的处境和直接需求。甚至他俩的价值观可能是一样的,但时势所迫,当有如此不同结果,无可指责,不该强迫。且不论还有情感因素等其他影响。


Ⅰ 型沟通崇拜者看不见这些,或是故意忽视/隐藏这些,他们宣扬,只要你我知道、理解得相同,我们就能做出同样的决定,和谐同步。这种情况下,他们越是努力沟通,越是让人看到各自立场的不同(并且他们不知道对方的立场,或是希望对方抛弃自己的立场);他们越是想要同步,越是让人感觉到另外3点祸害。


2. 不行动的幻想


德鲁克在《管理的实践》中说:“大企业的最高主管叫得出所有工厂领班的名字,这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,反而应该为此感到惭愧。因为当他拼命背这些名字的时候,到底是谁在履行最高主管的职责?对下属的关心无法取代经营绩效。”他说的大概是Ⅰ型沟通崇拜者。


如果把Ⅰ型沟通崇拜者比作一家公司,公司会只剩下PR/广告部门,轻资产到极限。这是他们的擅长。就像中学老师每个都认为自己那门课最重要,Ⅰ型沟通崇拜者认为所有问题归根到底是思想问题,沟通最最核心。用沟通代替思考和行动,仅剩的时间醉心于学习如何沟通、影响人,把不经实践验证的想法塞进别人脑袋。与此同时,没有行动;他们不同意行动更有说服力。说过就算做过。


他们必定擅长沟通(或以为自己擅长)才发展成这样,沟通现在则成了生存必须,因为得掩饰其他方面的无能、失败。他们像爱惜羽毛般呵护自己的形象、权威和影响力,因而更不能允许任何失败,于是也不会有实质性尝试。如此能满足他们欲望的同时,不使他们有任何不舒服。


他们和网络/球体外围的结点交换着没有内容、没有根据的想法,好像活在幻境,他人都是躺在水晶棺材里插着管子、做着梦、进贡着的蚁卵。他们想抓住一切,抓住的却不过是他人的梦。


3. 无原则,不负责


在Ⅰ型沟通崇拜者面前,好像什么都是可以谈的。一方面他们没有什么原则,另一方面沟通可以引导向对自己有利的一面,而原则不行。所以不仅他们的立身之本里,除了“对自己有利”以外,没有原则,他们也抗拒别人的原则。


不可能要求没原则的人做一个负责任的人。说一套做一套是常见的事,把果实据为己有、把随机现象解释为自己的创造是可以预期的。另一方面,不认账,找人顶包、挡箭、擦屁股也很正常,因为“呵护自己的形象、权威和影响力”。又因为他们不鼓励独立思考、自己也没有能力前瞻和行动,批评他人犯错时常会有讽刺生出:不是你要这么干的嘛。


以上决定了Ⅰ型沟通崇拜者不喜欢身边有“史官”。


没有什么不可交易,但又几乎什么都改变不了。因为“对自己有利”的唯一原则、“不能允许任何失败,于是也不会有实质性尝试”,沟通并不会吹新风进入他们的心胸。


只要他们拥有权力或优势地位,沟通永远只是沟通。


4. 虚伪的极权主义者


Ⅰ型沟通崇拜者要求和谐与统一,相信与奉献——单向的:相信他们,与他们一致,向他们奉献。


他们希望别人向他们开放,但不会向别人开放,维护权力或优势地位不允许;权力或优势地位又反过来提供了这样的便利。


没有权力或优势地位,不处在网络中心或球心时,沟通让他们极为痛苦,他们恐惧、回避沟通。可以说他们真正崇拜的并非一般意义的沟通。


本质上他们不信任任何人,恐惧独立的人。没有权力或优势地位时,沟通在他们看来就是那样的,是植入、掠夺、掩饰……的工具。所以说,Ⅰ型沟通崇拜者是虚伪的极权主义者,Ⅰ型沟通是其统治行为的核心。



▶ Ⅱ型沟通崇拜者

当心你身边的

还有一种沟通崇拜者是对沟通很讲究的人,他们决不会像Ⅰ型沟通崇拜者那样随时随地想要沟通,我们在此称作Ⅱ型沟通崇拜者。


Ⅱ 型沟通崇拜者有自己的一套沟通规范、程序、仪式,有人的规范还分《工作(对上)》《工作(对下)》《生活(对父母)》《生活(对配偶)》等很多章。每一条听上去都挺有道理的,比如什么场合说什么话、沟通依赖于各种条件、要把爱投入沟通、制造仪式感……他们还有更多隐藏的“应该”条款,好似女校教导主任(亲切的那种)。


他们认为自己这套规范是必要的,违反规范的沟通是难以接受的。如果你未能遵循规范,强行沟通会让他们不适,然后他们会让你不适。你觉得身立于一个巨大暗影重重的迷宫入口处的接待桌前,像当铺柜台那么高,你踮起脚仰视着,桌后的人问:“先说说你想放弃什么权利(然后可以进入沟通的迷宫)。”


他们不喜欢其他沟通规范。最好玩的事发生在两个Ⅱ型沟通崇拜者之间:他们遵循有差异的沟通规范,即便看似没有差异,“分寸”之类的东西很难统一标准,他们就会起冲突。


Ⅱ型沟通崇拜者认为自己这套规范也是充分的,沟通失败的原因主要是对方不遵守规范。


因为觉得规范是充分的,他们不需要刻意推动沟通,不需要放入内容,就好像沟通程序有自己的灵魂一样,会自动导向美满的结果。此时旁人不可以“僭越”去推动,会被视为冒犯,并且得不到美满的结果;也不可以退出、改变,必须留在程序里,否则还是冒犯,或怯阵。


与他们相处就像是在路灯下跳双人舞。你在光锥里,TA在光锥外暗处,你看不到触不到TA。无尽无知里,你假装在跳舞,揣摸TA在哪里、什么姿态。你甚至不知道TA还在不在那里。最终,你决定关灯,让完全的黑暗降临。


Ⅱ型沟通崇拜者的隐疾和祸害


如果说Ⅰ型沟通崇拜者没有货真价实的思考与行动,Ⅱ型沟通崇拜者那里,没有他们承诺的真诚与真相,他们也不能从别人那里得到这些。


1. 形式大于内容,感受重于事实


日本人江本胜提出,水不仅自己有喜怒哀乐,而且还能感知人类的感情。因为他发现,在瓶装水外面贴上“感谢”的标签,瓶子里的水就会结出漂亮的晶体;贴上希特勒的标签,水会呈现出和“杀死你”类似的结晶;贴上“特蕾莎修女”会结出与“爱和感谢”相似的图案……


江本胜一直没把研究成果发表在学术期刊接受同行评议。全世界也没有一个正经实验室能重复他的实验结果。也就是说,即便不是蓄意的谎言,这也是个彻头彻尾的胡闹。


然而“水知道答案”在中日两国拥有大批信徒,因为它“教会了我们爱和感激”。今天你在很多地方都能买到《水知道答案》。


Ⅱ型沟通崇拜者喜欢这样的故事,因为它证明,只要沟通遵循一定的规范、程序、仪式,结果就会美满。可惜这不是真的,水什么也不知道。


形式不能产生实质性的内容,程序不能带来真诚和真相。就像用1、2、3给讲话分段并不能使没条理的思维有条理,更不能告诉你编号后面应该填什么,是不是实话也不在考虑的范畴。


Ⅱ型沟通崇拜者不懂或不愿相信这些。他们视根本问题于不顾,模具里什么也没有,等待着意外之喜又提防着意外之惊。


有另一种可能,出于某种原因,Ⅱ型沟通崇拜者,或者采取Ⅱ型沟通策略的人,不愿意提供真相,规范、程序、仪式是很好的城堡。你不遵守就没有真相,而你永远搞不清要遵守什么。他们也不想要真相,规范、程序、仪式是很好的纱巾,让别人以为Ⅱ型沟通崇拜者和自己正在探寻真相的路上。


显然Ⅱ型沟通崇拜者更看重态度和感受,可以独立于真相的、水水的“爱和感激”。他们是以梦为食的蝴蝶。


2. 画地为牢,作茧自缚


Ⅱ型沟通崇拜者正确地认识到,人的接受有其过程、规律和障碍,但他们错误地认为他人必须照顾自己的接受特性。就好像我们常对人说谢谢,这是好事,而因为他人不对我们说谢谢就恼了,这是蠢事。我们没有权力如此要求,这么理所当然的想法也没有好处:失去接受真诚和真相的机会。


尤其当“他人”代表客观世界时,要求他人迁就实在太堂吉诃德了。记得那个笑话吗?


在海上,两拨人的无线电通话:


加拿大人:“请改变你的航向朝南15度以避免碰撞。”


美国人:“建议你改变你的航向朝北15度以避免碰撞。”


加拿大人:“不,我再说一次,改变你的航向。”


美国人:“这是美国海军林肯号航空母舰,美国大西洋舰队第二大舰队,我们与三艘驱逐舰、三艘巡洋舰及多艘支援舰同行,我要求你改变拟订航向朝北15度。我再说一次,朝北15度,否则我们将采取反制措施以确保本舰队安全。”


加拿大人:“这里是灯塔,现在换你说。”


然而他们会继续这么做,因为规范、程序、仪式是他们的盔甲、城堡,保护真相或阻隔真相所赖,安全感所依。只要你遵循这套,他们就有控制权和从容,选择他们想要的想给的、排除不想要的、隐藏不想给的,决定进度,对所有都有预期和防范。躲在里面,就像他们不能生存在外面似的。


他们同样需要权力或优势地位,保障沟通方式能符合他们的需求。规范被破坏,或是不得不屈从于他人的规范时,沟通让他们恐惧、痛苦。想象那些只准备了稿子打算照读的官员,突然被告知有提问环节。因此他们或许也不喜欢面对面沟通,那样无法从容设置程序。你的沟通方式、技巧不重要,是否愿意服从他们的规范决定了他们的沟通意愿。


他们自己想要什么时,最大的困难才来到。他们已经把自己浇铸在雕像里,禁锢在牢笼里了,不懂得如何主动沟通、争取,挪不开步子,却时时因安全感的需要而担忧、退缩,害怕皇帝的新衣滑落。只能期望天意将福气塞到他们手上,此外就只有骗子最能近身了;他们惧怕被认真对待,因而得不到认真对待。


3. 疑神疑鬼,贼喊捉贼


Ⅱ型沟通崇拜者矛盾而多疑,从他们闪烁的眼神就能看出。他们要求无条件无基础的信任,却配不上这信任;他们却仍怀疑对方不信任自己,同时从不信任对方。


他们尤其害怕对方悄悄越过规范、程序、仪式,直抵迷宫出口。所以在迷宫入口处要对方放弃权利,并且不懈怠地提防对方“翻墙”。哪怕贴着墙都让他们敏感发作。这里有一种危险的投射自激。比如他们认为任何翻墙行为都有不正当的情绪,却不能察觉到自己把人强行按下墙的情绪;认为退出是怯懦,却不能察觉到自己躲在里面的怯懦。冲突在双方间振荡中放大。


他们嘴里没有真话,神奇的是,按他们自己的定义,也没有一句假话。不过希望别人不记得他们说过什么,除了一种情况:“我之前说过的”,代表程序没有错,我没有错。


事实上,要求对规范、程序、仪式的信任,要求对他们的信任就已是欺骗,因为他们不会给予承诺的真诚和真相。说谎的人最要求信任,就像“水知道答案”告诉我们的:越是无稽之谈,越是需要有机支撑。


4. 错乱的检察官


Ⅱ型沟通崇拜者维护规范、程序、仪式,试图表达并不存在的东西,隐藏确实的存在和意图,模仿真诚,做通不过自己内心、与真相无关的辩解。


明明在说道理,用词却感性,无法衡量无法验证;明明要述说自己的感觉,用词却理性,好似不是他们自己的感觉。这是他们摆脱探寻的方式。你对真相的怀疑将会被转到一个与规范有关的“域”,例如有关忠诚、信任、情绪、空间、未来的讨论。当心他们对词的定义与别人不一样,更别提他们不愿意/不能够精确用词,他们需要操作的空间和躲避的空间。


他们也有隐秘的后台操作。他们有癖似地收集真正的信息,记录人际网络的图景;当不得不做些什么时,他们懂得隐藏自己、使用计谋、定制圈套,联系真正的权力,实施真正的运作,做真正的交易。与沟通无关。


别傻了,沟通永远不是最重要


沟通、沟通方式、沟通技巧很重要,但它们永远不会比思考、行动、真诚、真相更重要。沟通以思考、真诚为基础,为行动、真相服务,而不是反过来。


沟通本身不创造价值,我们要做的只是使沟通成本最低。崇拜沟通就像醉心于舒展毛细血管,同时置动静脉和器官于不顾。就像营销不需要好产品(脑白金除外),拓展训练真的能形成团队似的。


中国医疗数据显示,人一生80%的健康投入发生在生命最后一个月。沟通有些像医疗,任何时候觉得当下这次沟通极为重要,你都要小心,因为这同时表示,你很可能已经进入了这件事情的生命末期。


要知道,每个人都能真正懂得、践行自己所说的,这已经会是个好得多的世界了。


版权声明:

本文转载自橙红请、mba中国网如原作者如不愿意本网站刊登使用相关素材,请及时通知本站,我们将在最短时间内予以处理,联系0373-2033336。
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